暴食sir🧠

我见人如空气
无处不在
我见人如山洪
——灵魂苦饮山泉。
暴食一切,
觊觎、贪婪、嫉妒、痛苦
咎由自取。

坚决不混圈。

近期画的棉花娃娃稿子,想接稿赚点小钱钱😆

p1—p4@糖德慕斯 å¦ˆå’ªçš„稿子,p3的衣服为自己瞎设计,纯属为了好看,p1真的好可爱(自卖自夸)

p5为@圣川家太太 å¦ˆå’ªçš„稿,p6为她的可爱帅男人哈哈

p7—p8@辞凉 çš„两个帅男人,韩信好帅哦≥﹏≤

p9是合集

欢迎各位妈咪找我约稿子呀,价格请私信💕💕

你不必说,也不必问。就算你的喉咙被怨毒的岩浆灼出冰冷的脓水,伤口被情人用伪装成亲吻进行朝拜、撕咬,你痛苦,且想要哭诉,向行人祈求活下去的意愿,而我不愿聆听。我是行走的人,你也注定是行人。就算我要你做我的奴隶,每日被我的情绪束缚着被迫沉默,你仍然只配做一份完美的食物,破碎的灵魂组成另一个你,而你究竟是否是你。不必说,也不必问,让真理静静死在你干涸、长满血痕的嘴唇上。

《眼睛》

她站着 å¾ˆéšæ„

我却坐立不安

她轻轻玩弄手指

然后那双黑色的眼抬了起来

白色很多 å¾ˆå¤š

煽动着我心脏

她斜眉歪目

没有笑意 åªæ˜¯å‡è§†

人人都会知道 

我终将死 ä»Žé«˜å¤„

在深渊里

上升的视线


“他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人,是残暴、凶恶的。

我们在等待,等他给自己致命一击。”


“如果可以,希望我们微微扬起下巴,将脆弱的脖颈暴露在他的面前,他会轻轻一笑,从高处俯视着,会施舍一个吻,那嘴角勾着我们的灵魂、廉价的兴趣。”

【黑安同居纪念日12h|16:00】影子人




感谢上一棒@愛麗絲的貓 å¤ªå¤ª





“纪念是一个浪漫的词汇。”

“生命的起初在于你只是你本身。”

“他们总是忙碌,目光一直追随着别人,最终只留下灵魂,让肉体永远在徒劳奔赴。”

“你必须爱我,再去爱别人。”

“请为自己而活。”






(碎碎念:啊画的好像恐怖漫画唉擦呜呜,来源于我的一个想法,但是来不及说清楚,晚上的时候再解释吧,我是废物呜呜呜)



欢迎下一个太太@柒七 ï¼ï¼ï¼

白色上帝

summary:

我优雅地拿起刀叉,白瓷上摆着你的灵魂。我是白色上帝,巨大的身体只有灰眼睛。

谁是上帝?完美、无罪的神,将沉默扼杀,将反抗终止。色情、暴力的神,把做爱拼凑,把享乐放荡。谁是上帝?

我即上帝。







野田昊收到一封信,落款是一个叫秦风的侦探。


秦风在信里说:很多喜剧的内核是悲剧,似乎所有人都在解剖一具美丽的尸体,就像手术刀割开皮囊,也就有了很多人的恐惧以及意犹未尽。漂亮的人有着漂亮的身体,而你有什么?我们来做一个假设,假设你是一个不存在的人,但是有人在乌有里创造了你。你的本质是虚幻的,外表是随机变幻的,你的意义只是界定在假设中的满足他人臆想,模糊的边界也创造了你的美。不存在的你有着存在的假设,也许这也会是爱情给人的假设意义。我认为,我并不需要这样的假设。


野田昊:你都说是假设我不存在,而现实是我存在着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驳斥的真理。亲爱的,你也无法无视,甚至是逃避,你就是对我产生了喜欢。好吧好吧,如果上面说的让你觉得我是在耍赖,那么我还是很认真地答复你——喜剧的内核同样也是戏剧,是夸张后的荒诞。你要解剖这具尸体的前提是,所拥有的手术刀属于你本身,你是主刀的人。另外嘛,我也是漂亮的人哦,谁不爱美人呢?OK,我话也不多了,我只想说,无论你对于自身心脏跳动的速度增快,将会是什么样的态度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:我爱你,无法否认。


我们保持着基本的共振,灵魂深处的战栗像蝶,它吻过了上帝的眼睛。


我相信你,就像相信我自己。或者说,只是因为我相信我自己。


狩猎愉快。







探案是什么呢?对这个世界最直观的肯定是用眼睛去看,视觉上的存在暗示着大脑,它存在着。将所有的细节放大,联系、衍生、猜测、笃定。秦风,你说,你对我也是这样吗?红色是暴力和死寂,红色是浪漫和喜庆。粉色是淫靡,粉色是可爱。白色是虚无和欺骗,白色是无暇和纯洁。黑色是死亡,黑色是素雅。在你的眼中,我是什么颜色?












常年隐藏在衬衫里的背部肌肉很漂亮,薄、匀称且白,是极其具备美感的神体。他的肩胛骨缓缓地顶起皮肉,青涩又充斥着引诱,内里被一点点地羞涩展示,细小的汗珠随着轻颤呼吸起伏,然后吻过了一节节脊骨。像是被酒醺醉过一样,皮肤覆着了一层粉色,暧昧的氛围由着这粉色泛滥。接着他自暴自弃地放弃挣扎,把脸埋进枕头里,喉结频率过快地上下滑动着。声音翁翁地说:“随、随便你吧。”


无端的,野田昊想起了秦风的嘴唇——和他相比,秦风的上唇显得饱满、稚嫩,有时候和他的性格一致,不解风情。而自己则被很多人用美酒和玫瑰做比喻,嘴唇的线条下拉,又在洇着玫瑰味的末端上扬,勾勒出了甜蜜,用酒晕出多情的错觉。明明只是上唇薄了一些,却被说得这么暧昧。但他现在只知道,秦风的嘴唇适合与他接吻。












有时候,在觥筹交错的酒宴上,在无人的海边,在熙攘的人流里,野田昊总会屏蔽掉所有的声音,他的眼睛注视着这个世界——斑斓的颜色。每一个人都有着各自的颜色,有时是表情赋予的,但更多的是衣服的。每一处地方,高楼、海、土地以及花朵也是颜色。野田昊作为资本家,要与各类同行打上交道,也为了提升自身的品味,了解并亲身探入,他迷上了油画。画笔挑起颜料,抹上白色的画布,温顺、湿度合适的颜料在上面跳跃着,像一个曼妙的舞者,很美。

将这种喜爱带到现实,当然也是为了对于自己魅力的肯定,花色衬衫和领带必不可少。

自从他看到秦风后,脑子里突然想起一部获得奥斯卡奖的定格动画。他就在想,秦风应该是白色的,他会像那位老人一样,用手亲自,在爱人脸上晕开了颜料。


野田昊在回信里写了一句:

靛青色在你闭眼后,落在眼尾。炙热的红,草率又艺术,封锁嘴唇。














野田昊喜欢两个词,暧昧和浪漫。他耸肩笑了笑,轻呵一声,脑子里已经开始重建所谓的秦风杀人现场。高台,强奸兼绑架犯村田昭,水池,以及Q创造的“密室”——杀人即救人。虚构的野田昊站在高台上,撑开扇子,打算看好戏。

根据通缉令上面的照片,疯狗村田昭,微长的头发遮住眼睛,直视秦风:“杀了一个坏人,救下一个好人,这不是很不错的交易吗?”

疯癫又嘲讽的眼神,也不错嘛。

操控水流的控制器在村田昭身上,只需要秦风轻轻一推,像疯狗那种家伙绝对不会反抗。野田昊挑眉,看着村田昭脚后跟挨着高台边缘线的地方,一小块快与黑色融为一体或者说是消散的影子。影子是缄默的,和秦风一样保持着死寂一般的沉默。

野田昊看了看时间,秦风现在该做好了选择。伸手是必然的,因为他很了解秦风,所有下一步的判断大概率情况下都是正确的。他觉得有点无聊,摆出一副无聊随便的姿态,嘴角似有似无地上挑着,啊,秦风这小子绝对在快要碰到恶人的时候停住吧。

下一件事情的发生也很显然,只不过恶人贴在侦探耳边说的话会是什么呢?

你真的蠢到可怜?

死亡和新生不都是假的吗?

都不是,能让侦探狂秦风很在意的会是什么呢?

啧,可真暧昧又隐晦。

算了,他换了一个地方站着,田中直己那群警官闯进来的位置。从下往上看,村田昭的身体缓缓地坠落,野田昊很容易将视线转换到比主人要慢一步的影子坠落上。他还很有心情地点上了bgm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,影子就被血染红了。

不得不承认,这很震撼,同时也是浪漫。

野田昊摸了摸扇柄,他终于知道疯狗说了什么——

Q向你问好。

一个被人利用的恶人,是人是兽?

那么村田昭在嘲讽什么?

嘲讽上帝。












秦风收到一封信,是野田昊两指夹着递过来的。

信封上写着:如果我们两个人联手都破不了的案子,那就不是人做的了。

Q:哭得最惨的一部电影?

马克思与玛丽,哭的很惨,眼泪簌簌地流。

关于第11集,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:)


出于个人原因,没有直接去看视频,而是选择了超话和tag,结果惊呆了我,老实说受到了惊吓,然后看了两三个对于它的评价和吐槽,文字里充斥着暴躁和伤心,简而言之就是—分手的刀子和黑泽人设崩坏。我第一反应是愤懑,本来很期待。第二反应是去看到底为什么要分手,人设怎么ooc了的。所以在写这个之前看了剧,有了一些我的定义。(只是关于剧情,我对于分镜、时常布局都不了解)

这部剧,我愿意称作为“矛盾与相似制造温柔”——选择与放弃,完美与平凡,被爱与示爱,自信与内向,欢乐和悲伤,淡然与木讷,勇敢和恐惧,自卑和胆怯,善良和乐观,温柔和可爱,等等。这些所制造出来的温柔是一种具备童话色彩的现实,它不完全脱离实在,但也上色柔和与浪漫,因此糖不虚化即为高度真实存在。相应的是刀也不是那种虚妄、夸张、奇怪和遥远的东西。

在我看来,最为直接的矛盾是人物设定,而不是魔法,虽然就魔法单方面来看,还是挺容易看出矛盾,能读心与不能读心,揭示安达说魔法是作弊。

矛盾必然存在,必然制造冲突。

黑泽的人设是矛盾的,完美的外表和内心的不安制造了某种意义上来讲奇怪的冲击色彩,但把它放进他的现实里,为他喜欢上安达成就了合理的缘由,并且更打动人心。

安达也是如此,害怕又勇敢。

人与人不会由一个词铸造出全部,相反的意义也会塑造胚型,甚至就是这样这人才足够美。打个比方——第11集最后的分手戏份,黑泽说那就到此为止吧,可是他之前说过再也不会放手。自相矛盾。但把这句话放在他当时的心态就是合理的,因为安达的恐慌感到崩溃,因为安达扔出来一堆他不能在短时间内消化的话,因为是安达在说这些话,因为是他暗恋了七年前不久才在一起的安达,因为他是喜欢安达、不想让安达伤心的黑泽,因为他根本就不完美,所以他那一瞬间呈现的不完美所诞生的冲突是巨大的,黑泽内在情绪的翻滚也是巨大的。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不完美,他内心不安,面对爱情小心翼翼,诚惶诚恐地捧着这份几乎没有奢望过的恋爱,却又自暴自弃地想也许安达只是因为可怜他。个人觉得他这样的人物设定很棒,我很喜欢温柔的人,但不意味着他得是遥远虚拟的,也许是这样的冲突让黑泽老老实实地呆在地面上。(希望他能在结局的时候,牵着安达的手,笑着递给我一个气球。)


安达的矛盾集中体现在第11集对魔法的称呼——作弊。从平凡角度来讲,很少有人能够像他一样听到别人的心声,并且很容易得到好处,大部分人兢兢业业地活着,他们无法直接倾听或者说是窃取别人对某东西的态度,然后再迎合别人的意思给出别人想要的东西,更好地生活。而安达做到了,良心迫使他愧疚和痛苦,良心也使得他不想放弃黑泽的期望。魔法给安达带来了黑泽,魔法同样也能给安达带来不幸(因为安达是一个善良懂得尊重别人的人,而不是……),埋怨自己使用魔法,埋怨自己过度依赖魔法,恐惧失去魔法后的自己能否和黑泽继续这样,悲伤的是为什么是因为魔法才能知道黑泽心意,生气的是自己如此无能、平庸。所以,吃烛光晚餐的时没移走脚是因为自暴自弃了吧,反正都要听到,反正我是一个作弊的烂人,无所谓好了等等消极情绪。而说出来的原因也就是魔法这个矛盾的剧烈冲突——选择和放弃。

安达选择说出魔法,放弃以前以为的幸福。

黑泽选择放手,放弃自己的期望8和害怕。

两个人都是内心不安的人,一个七年不敢追求,一个喜欢却害怕。

魔法的存在意味着这场泪水和眼神的戏码必然存在。

能听见别人的内心又怎么样,没有沟通仍然孤独。也许行为上你让他心动,但惊喜不再是惊喜了。



以上是我自己速打的想法,如果有误请指出,谢谢。

如有冒犯,会删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å‡Œæ™¨è®°